目前分類:雜誌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開票前夕吉澤明步、麻生希替你解解悶

 

 

pic20141128-0005911/29是眾多人關注的投票日,撇開各個黨營派系不談,《FHM男人幫》要在緊繃熱血的投票之際,跟大家分享更令人振奮的熱血話題:遠從日本漂洋過海來台的AV女優--吉澤明步、麻生希。

知道歷史故事:〝東京玫瑰〞嗎?二戰時期日軍找來英語流利的女播音員,對太平洋上的美軍放送英語廣播,女播音員聲音甜美,令人充滿幻想,日軍企圖以廣播心戰的方式來渙散美軍的軍心,美軍便對這些日本女播音員稱「東京玫瑰」,實則就是〝女間諜〞的歷史故事。

跟當紅AV吉澤明步與麻生希聊〝女間諜〞角色扮演,意外勾出她們的性愛偏好。吉澤明步喜愛〝全背性愛坐姿〞,最喜歡的男生是金城武,飾演AV角色時忍者跟SM會令她笑場!而乍看清純鄰家的麻生希,娓娓道出當初當AV是一種叛逆的選擇,卻成全了自我的人生道路。此外,她踏入AV界後,曾經四天沒睡覺,〝從早做到晚一路拍下去……〞嗯!的確很辛苦,在嚐遍了各界男AV好手後,她坦承:粗 最重要!

有時FHM認為日本AV女優還真像極了東京玫瑰,前幾年中國瘋狂抵制日貨達到高峰,但中國網路上的貼吧卻流傳一個順口溜:「日貨可以抵制,但日本美眉跟AV是我們的。」看到這邊很清楚的,日本AV以及女優在強大的貿易戰中,起了很強心戰宣傳作用。

日本AV大家都看過,但女優私底下肯定就沒人碰過,我們有幸訪問到兩位你心頭肉裡性幻想到不行的AV女優──吉澤明步與麻生希。我們玩了你的菜,可別先急著說FHM必須死,至少我們替你捕捉到AV女優最生活化的一面。好比吉澤明步告訴我們,她也跟一般的女生一樣喜歡著金城武,像個小女生愛去迪士尼樂園,私底下還有蒐集衣服柔軟精的癖好。

AV女優其實就像是你我在公車上會遇見的鄰家正妹(大概也是如此才會有公車癡漢系列),不過有個意外,那就是麻生希,她是為叛逆而進入AV界,嚮往這個她眼中光鮮亮麗的產業,麻生希說當了女優後反而變得開朗。從沒人想過AV業也有自我潛能開發功用?如果你擺脫了純粹只關注打炮的色情觀點,那AV女優就會是性藝術表演工作者,那AV就會是光吉澤明步10年300部片產值300億日圓的產業。端看你用什麼眼光來看待AV。

FHM看的是到底該怎麼跟AV女優相處?她們有情緒,有喜怒與哀樂,FHM的建議是,把她們當成一般的女孩子來對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, ,

georgere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袁艾菲 剽悍甜心 大膽掀裙 上封面

 

 

pic20140428-00026在本期FHM封面和以往不同的是撇開柔弱、纖細、性感等的各種美女代名詞下;深入本期封面袁艾菲的內在祕密。據袁艾菲所言,原來她是個貨真價實有著〝男性靈魂的女體生物!〞在她偶爾跳Tone,不按牌理出牌的回應與燦爛笑容之下,我們都被融化了!(當然跟天氣熱也有關!)

儘管如此,在男性靈魂率直的驅動下,袁艾菲大談她的剽悍個性,與率直感情生活面向是少不了的真實;既然如此,我們就更進一步的要求她豁出去了!嶄新的新底線--裙底風采、馬場解放、以及原始真性情的剽悍性感,全都收錄了!這嶄新的樣貌更被她本人笑談稱呼:《八里馬房之我的野蠻女友》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ic20140428-00024

pic20140428-00025

pic20140428-00026

pic20140428-00027

 

 

,

georgere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張曼玉 46歲的加減法

 

 


張曼玉 

46歲的加減法

(封面服裝/平口洋裝,Prada;水晶手鐲,Frangos Nikos(Greece)採用施華洛世奇元素;項鍊,JAYDE(Belgium) 採用施華洛世奇元素) 
 

2011《美麗佳人》雜誌四月號邀請到追求完美的張曼玉擔任封面人物。18歲出道,拍電影,談戀愛,離開香港,結婚又離婚,又戀愛移居到北京……46歲的Maggie,在經歷了從早上10點鐘一直持續到淩晨一點的密集拍攝工作以後,依然顯得神采奕奕,美得驚人,不由得讓人感到暗暗驚訝——她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? 

 

完美主義轉身

76部電影的驚人工作記錄和無數電影節影后的桂冠……這女人經歷之豐富,足夠普通人打拼幾輩子才能體驗,人們對這女人的印象,首先就是美麗又大膽——儘管最初,她的願望僅僅只是當個美髮師那麼簡單。 

就在人們都對這女人越來越感到難以捉摸的時候,Maggie卻閃電行動,拍了2部小製作的電影。Maggie笑笑說:「拍第3部和第4部分別很大,但是拍第76和77部分別就不大,我沒興趣去加一個數位打破紀錄,就算遇不到那個機會我也覺得生命很精彩,我也不會想『哎呀,現在沒有戲可以拍怎麼辦?』我也很忙很忙,拍戲的時候只有一個東西可以給我玩,反而現在有更多東西可以玩,比拍戲更精彩啊。」

(黑色亮片裙,Prada) 

這幾年 Maggie 沒有接拍重要的電影,人們對Maggie的關注點似乎又集中到了她的感情世界上,閒人們似乎在這方面永遠擁有無窮無盡的興趣和好奇心,而Maggie本人只是在聊天的間歇很自然地點上一根香煙,說:「我現在還沒有考慮要結婚。」而她更關注的,只是她日漸迷戀的音樂製作和所參與的慈善宣傳罷了。 

從一年拍片12部,到如今6年也不急著接片的「張小姐」,Maggie 給自己做了回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加減法。這女人如今有了火候,不打算急著再去向世人證明自己什麼。現在的Maggie就像是個謎題一般,每次,當你剛剛開始迷戀於她的風情萬種,她就又在你看不到的那一瞬間變成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尤物,散發出屬於不同年齡的最佳韻味,不由得讓人想起那句名言「真正的美人,都是經過時光雕刻出來的作品」。 

聰明,漂亮,久經世事,識得進退……是啊,她無疑會輕輕鬆鬆美一輩子,這由時光雕刻出來的  Maggie,捨她其誰? 
 

30歲  我學會放下自己

現在的她,坐在對面,眼睛烏黑閃亮,臉上的皮膚是歐洲流行的微棕色,笑的時候會有魚尾紋和一些細碎的皺紋,但她還是時時大笑。「為什麼非要年輕、沒有皺紋才是美呢?人不是一定要美,美不是一切,它很浪費人生。美要加上滋味,加上開心,加上別的東西,才是人生的美滿。我不想到死都被人說,她生是一個演員,死是一個演員,多虛幻!」 

 

 

曾經的她,4年演出了30部電影,甚至曾在一年之內完成12部電影,得到個“張一打”綽號。連早年與她合作無線劇集的梁朝偉也不看好她:「那時沒想到她後來能靠演戲出頭。」那時候喜歡她的人甚至只知道她是個港姐,產量高卻印象不深。她再也天真不起來了。那時候她惟一想做的就是證明自己會演戲。

 

18歲起,她沒有停過拍戲,常常5,6部戲同時拍,每天都在摘頭套、戴新頭套、拍攝、換衣服的呼喝聲中度過,這樣的人生,只剩下了沒有色彩的骨架。 

之後她猛地踩了一腳煞車,停了下來,「當時,我還以為自己真的會退休」,她笑:「還好後來我找到了自己是誰」。 

「其實女人到了30歲這個階段一定會有一個變化,這是個長大的過程,然後這個轉變控制得好的話,你會變成一個成熟的,很寶貴的人,好像紅酒一樣,它有一個釀造的過程,你放得越久它就變得越來越醇。我覺得人也是這樣。年輕的時候很單純,之後你就變得不是那麼純淨,因為你生活事業中會經歷很多事,到最後你要自己去提煉自己,那些不必要的東西也要放開,之後變成很乾淨的人。人是一定會有那個時間會掉進一種不好的狀態,變得迷茫,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尋求什麼,我有過這個階段,然後在進入40歲的時候,你慢慢安靜下來,也瞭解自己一點了,把握好了30歲,到了40歲也就不怕了,你就明白了很多東西,這也幫到我自己很多」。 

(橘色洋裝、條文亮片鞋,both by Prada;項鍊、手鐲,both by CELINE。) 

完美主義者的 better life

現在 Maggie 除了自己作產品代言之外,甚至開始嘗試擔任首飾品牌廣告創意總監兼形象指導,由構思以至形象一手包。 即使拍攝全程時間長達17個小時也沒問題。「其實我很完美主義」,Maggie 笑,「我也希望自己不要這麼要求完美,可是做完一項工作以後,看到最後的結果,就會想:啊,還好我這麼完美主義,否則結果出來還會更糟糕!你要求它,雖然辛苦,至少結果能距離完美更近一些,雖然要達到完美,其實沒有可能。否則你會很挫折,想自己今天拍了一天,那麼累那麼辛苦,最後弄出來一堆垃圾,那個心情不好,還不如待在家裏蠻好啊。我從小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」。 

除此之外, Maggie 也剪輯她自己製作的音樂作品。Maggie 喜歡鼓音分明,節奏感強的音樂,正像她自己,黑白分明,灑脫過癮,是個會在巴黎的週末跟好姊妹一起去pub跳舞,或者去小酒吧聽 concert 的性情人。比起拍電影,她現在更大的興趣轉到了音樂上,她會自己在電腦前面一連坐上很多小時。製作音樂的軟體從頭開始熟悉,也覺得不成什麼問題,歌已經做了很多,但是還是不想出專輯——「我不想把它做成一個product,如果我要做 product 的話,拍部戲也差不多啊」。 

 

 

 

「雖然也有很多人跟我說不要去領養孩子,可是我還是要自己決定一下,如果有天我定下來生活,不管是香港,北京還是倫敦我就會去領養。如果要做的話我想多領養幾個,他們就有夥伴玩,如果只帶一個的話,別人家的小孩可能會說,你和我們不一樣,你是領養回來的,可是如果多帶回來幾個,他們就會說:「都是啊,我們一家都是領養的,我們人多,不怕你啦’!最好是一個印度,一個中國,一個黑人小孩再加上一個白人小孩,讓他們在家裏組成一個小型聯合國」,說到這裏,連Maggie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,補上了一句「沒有辦法,太完美主義!」 

Maggie 一個漂亮的轉身就悄悄地從自己前半生的一切中隱退出去,她當然還會回來,但那時的她,大概會比現在更加自由自在,遊刃有餘。 

就好比在牆上畫出一扇門,拉開,外面是碧海藍天——那是一個不需要讓人們知道,也不需要給我們解說的世界。這是個屬於Maggie自己的超越之道——沒有矛盾,沒有焦慮,沒有禁忌,也沒有任何放不下。 

(條紋連身裙,Prada;水晶手鐲,Frangos Nikos(Greece)採用施華洛世奇元素。) 

  裴勇俊

渾然天成的王之男人 

    

東京微笑計畫

前一陣子,裴勇俊為了幫助亞洲孩子的「微笑計畫」慈善活動來到東京。平時對兒童和環境相關議題都很積極的他,挺身而出,包辦所有舞台細節與事宜。他對這次的活動連細微之處都仔細琢磨,無論是事前的彩排、流程,或是檢討動線等等。在休息室裡,他忙著先去向從亞洲各國所邀請來的貴賓表達感謝。不過所有事情在登上舞台之前,似乎仍然都沒有個定案,每句話,甚至領帶的方向都要檢查之後再檢查。在等著上場時,激昂與平靜的情感不停反覆著,他以這樣的氣勢鞭策自己。 

在東京的五天停留中,他最惦記的就是與可稱為家人的影迷們會面。在寒冷的天氣裡,影迷們從早上開始守候,雖然人海聚集在一塊,卻沒有發生任何危險的事,應該說是有這樣的演員,就會有這麼守規矩的影迷。裴勇俊抱持著演唱會要讓每個人都充分享受到的心態,只限定了三萬人的座位。更令人驚訝的是,VIP席、R席、A席的票價都是均一價。為了防止黑票,如果想在舞台更近的地方與他面對面,則得透過純粹的抽籤,也就是個人的「運」。不難想像裴勇俊是如此幫影迷著想的人。他來訪台灣時,就是忙得眼裡都是血絲了,也不忘在用餐過程中向樓下的影迷們揮手致意。甚至累得要命,邊吃飯得邊接受專訪,他還是一句話:「想想外面這麼多影迷在等我,我現在卻是在這裡吃飯,不知道用什麼來報答他們。」他不是表裡不一的天王,而是實際上著實為影迷著想。 

 

渾然天成的王之男人

勇樣在東京登上舞台,不像其他的藝人又唱歌又跳舞,就算是安安靜靜地出現,也能爆發出衝破耳膜一般的喊聲。始終時時刻刻要求自己的裴勇俊,堅持、要求每一層面的完美,不管是在鏡頭上或者鏡頭下,他說:「最重要的不是速度或方向,而是往對方靠近的方法。」哪怕是靠近歌迷,哪怕是靠近他渴望演出的電影導演,裴勇俊專注而充滿自信。 

秘密,在鏡頭裡

對酷愛攝影的裴勇俊來說,照相機網羅的瞬間,映照的不是臉龐,而是某些不想讓其他人看見的秘密語言或暗號,他神秘地說:「其實鏡頭裡面沒有裴勇俊或勇樣。只有裝著讓我心臟跳動的某樣東西。」 

看著率先出來捐款的勇樣,或者舞台上毫無破綻的他,宛如一個完美良善典型的化身一般降臨。裴勇俊,始終是渾然天成的王者,也許,秘密只藏在他的相片裡面。

 

 

 

georgere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